点击上方圈中人保险网关注保险专业资源门户网站


导读:上周(2018年2月26月-3月4日),保监会共计披露24封保险机构高管人员任职资格批复书,涉及包括中国太保、中国人保在内的20家保险机构,其中华安财险3位副总经理、中国人保两位高管任职得到批复。

上周(2018年2月26月-3月4日),保监会共计披露24封保险机构高管人员任职资格批复书,涉及包括中国太保、中国人保在内的20家保险机构,其中华安财险3位副总经理、中国人保两位高管任职得到批复。据蓝鲸财经不完全统计,今年以来,保监会已批复核准127位高管人员任职资格,其中多位高管身兼数职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今年以来批复任职的高管中,有保险业内人士的“流转”任职,也有银行等金融业其他企业高管的空降,对此,专家指出,非保险业人员“空降”保险业或存“水土不服”现象。此外,2017年末,保监会接连发布《保险公司董事、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规定》与《保险机构独立董事管理办法》征求意见稿,截至目前,公开征集意见时限已过,一旦文件落地后,高管人员迈入保险业门槛或将进一步提高。

保监会一周披露24封险企高管任职批复书,涉董事、总裁等多岗

上周,保监会陆续披露24封保险机构高管人员任职资格批复书,其中2月26日连续披露10封,3月1日披露5封,3月2日披露9封,批复书涉及中国太保、中国人保、华安财险等保险机构的多位高管。

24封批复书中,共涉及20家保险机构,其中包括2家保险集团中国太保与中国人保;5家人身险公司包括人保寿险、华泰人寿、横琴人寿、招商局仁和人寿以及国寿养老;相较而言,此次批复中财险公司高管变动相对较大,涉及中意财险、中远海运财险、华安财险、永诚财险、中煤财险、苏黎世财险、北部湾财险、黄河财险8家财险公司,其中,中国人保、中远海运财险、中煤财险分别有2位监事得到任职资格批复,华安财险3位副总经理任职资格获批;此外,还有永诚保险资管、华夏久盈资管、阳光资管、百年资管、合众资管5家保险资管公司的高管人员在上周收到保监会任职批复文件。

从批复岗位来看,24封批复书中涵盖董事长、董事、董事会秘书、首席风险官、总经理、副总经理、监事、总精算师、审计责任人等多项职务。

具体来看,批复文件显示,袁长清经核准担任国寿养老董事长职务,同时,从中国人寿2月26日发布的《关于董事、监事任职资格获中国保监会核准及监事辞任的公告》显示,袁长清同时担任中国人寿第五届董事会非执行董事一职。该职务在2018年2月11日得到保监会批复同意,此外,2018年袁长清获批任职的职务还有国寿资管董事一职,在1月14日得到保监会批复。

2018年2月26日-2018年3月4日期间保监会批复险企高管任职书

新年至今保监会披露133封任职资格批复,127位高管获准任职

上周披露的17封保险机构高管任职资格批复,只是今年以来保监会下发任职文件的“九牛一毛”,据蓝鲸财经不完全统计,截至3月4日,2018年保监会共计披露133封保险公司高管人员任职资格批复书,其中仅1月26日就披露12封任职资格批复书。在133封批复书中,分别涉及财险公司、寿险公司、资管公司等保险机构,批复任职的高管涉及董事、总经理、监事、总经理助理等职务,其中,不乏有繆建民、贺青、袁长清等“巨头”保险公司重要高管人员的任职资格审批。

“根据过往情况来看,这个频率属于较为频繁的批复速度”,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。这一方面反映了近期保险业内高管人员变动频繁,更重要的是,其背后反映了保监会对于保险公司任职资格的审慎审批。

2017年12月14日,保监会对《保险公司董事、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规定》(以下简称《管理规定》)进行修改,形成并披露征求意见稿。与原《管理规定》相比,保监会在《征求意见稿》中抬高保险机构高管人员任职门槛,提出保险公司高管若出现“5年内受到保险监督管理机构或其他金融监管部门行政处罚累计达到2次”, “在重大群体性事件中失职、渎职,造成恶劣影”等问题,则被监管认定为“不适当人选”,并采取相应监管措施。同时,《征求意见稿》细化对于保险机构高管人员的监管要求,实施穿透式监管,并提出保险机构高管人员若存在“超过3年未从事保险业”情况,其任职资格将自动失效。

随后,2017年12月26日,保监会披露《保险机构独立董事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其中详述保险机构独立董事的任职条件,包括具备5年以上从事管理、财务、会计等工作经历的要求。

此前,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曾表示,监管部门将进一步在高管任职方面采取有效措施,让具有风险意识、工匠精神、创新精神和稳健经营的保险企业家大有作为,让那些资本猎人、市场炒家无处遁形。

根据公告显示,两封《征求意见稿》文件的意见反馈截止时间为2018年1月16日与1月3日。目前已完成公开意见反馈征集,新版《管理规定》或将到来,未来保监会对于保险机构高管人员的审核与批复或逐渐趋严,值得关注。

高管变动各有缘由,专家称非保险业高管空降险企或存“水土不服”

对于近期保险机构高管人员相继变动的原因,宋清辉指出,除了少数高管已至退休年龄外,多数高管变动的原因为工作调动、内部提拔以及通过市场化选择发展前途更为光明的行业。

另一方面,宋清辉指出,金融业反腐的持续发力,也对高管职务变动造成较大影响。比如近日因涉嫌受贿被福建检察机关公诉的原中国人保总裁王银成。

此外,从获批高管的“身世”来看,蓝鲸财经查阅近期职务变动的高管人员相关信息发现,其中不乏有保险公司间高管流转调动现象,也有未曾涉及保险业任职人员“空降”保险机构高层的岗位调动。

分别来看,今年获得任职批复的高管中,有多位从其他保险机构中“转跳”至当前岗位。举例而言,新进成为横琴人寿总经理的李国栋原为中国人寿人力资源部总经理、党委组织部部长,兼具银行和保险业从业经验,1984年加入中国人保工作,随后在2000年11月“转战”中国人寿。

2018年2月2日,保监会发布关于繆建民任职资格的批复,核准其担任中国人保董事长的任职资格,此前,繆建民曾在香港中保、太平财险任职,2006年调任中国人寿,进入中国人保前担任中国人寿副董事长、总裁一职。

此外,值得关注的是,也有此次获得批复任职的高管来自非保险行业。举例来说,2月26日,袁长清担任国寿养老董事长的任职请示得到保监会批复,此前,保监会分别批复核准袁长清担任中国人寿董事、总经理与中国人寿资管董事职务。而在进入中国人寿之前,袁长清并未在保险业涉足,此前其曾在中国人民银行、中国工商银行、中国光大任职,2016年6月,袁长清当选中国农业银行监事长,后任党委副书记职务。

对于非保险业人员“空降”保险业的问题,宋清辉指出,银行与保险行业存在较大的差异性,或会存在“水土不服”的现象。

高管作为保险机构的引航者,其变动背后,是对于各保险机构乃至保险行业发展前路的直接影响,险企高管将如何引导保险机构稳健前行,值得思考与关注。

来源:蓝鲸财经     记者:石雨

声明:本平台注重分享,更尊重网络原创的版权。赠人玫瑰手有余香。如您对转载版权有异议,请与小编联系,多谢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