治得起病,是健康保障的核心所在

7月16日,人民日报头版头条“萌”了一把,提到了“灰犀牛”。那是一篇关于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评论文章,在提到防范金融风险的时候,提出“既防黑天鹅 ,也防灰犀牛 ”。

黑天鹅火了,灰犀牛也火了。不得不钦佩两个概念的发明者,对风险的观察入微,对人性的把握也恰到好处。

今天想告诉你,正是由于黑天鹅和灰犀牛的存在,我们才需要医疗险。

灰犀牛:可预见的健康隐患

自然界中有五种犀牛:黑犀、白犀、苏门答腊犀牛、爪哇犀牛、印度犀牛,它们无一不是灰色的。

他们在湖边吃草,安闲而平静,遥远的距离让你觉得他们似乎远在天边,那么遥不可及。慢慢地,他们的影子越来越清晰,你可以看清他们了,“还是很远吧”,你依旧这么想。

突然,他们奔跑起来,已经到你眼前,脚下的大地开始震颤——你来不及跑,只能眼睁睁地傻站着、看着。

这就是“灰犀牛”。他往往指那些概率不小、损失极其惨重的风险。从描述中你可以看到,灰犀牛的出现往往伴随着一些征兆,其实是可以被预见的。

然而灰犀牛的可怕之处就在于,面对征兆,人们却往往拖延、得过且过、闷头当鸵鸟,假装看不见。直到风险不断累积,灰犀牛已经奔袭到眼前,人们才终于幡然醒悟,却也为时已晚。

嘿!

你有多久没运动过了?

你连续熬夜几天了?

你吃了多久高油高盐的外卖了?

你有多久打不起精神了?

你有多久觉得胸闷气短了?

你有多久感觉身体被掏空了?

我们正面临一个令人悲伤的事实:患严重疾病,患严重的慢性病,已经不再罕见了,它们出现得越来越频繁。那么多写字楼通宵亮着灯,白领猝死甚至都登不上报纸的头条。

可是我们也越来越视而不见。

你是不是一直,无视身体发出的危险信号,依旧任性地透支着健康呢?

当以往的“罕见病”以常见的姿态出现时,当以往的常见病以更加猛烈的姿态出现时:

我们需要一份医疗险,周全地护住,我们日益不堪一击的健康。

黑天鹅:无妄之灾

除了疾病的“灰犀牛”,还有意外的“黑天鹅”。

17世纪之前的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。直到他们到了澳大利亚,发现了第一只黑色的天鹅,信念也随之轰然崩塌。从此,“黑天鹅”寓意着高度不可能、不可预期的事件。黑天鹅不是常见之物,黑色的翅膀却往往有摧毁一切的力量。

我们常常将黑天鹅归结为意外,购买意外险寻求风险的避风塘,却忽略了最实际的场景。

你看昨天腾讯新闻的头条了吗?

一个研究生刚毕业的姑娘,清晨起来做饭遭遇液化气泄露;当她从火海中被救出来,已经造成深二度烧伤和深三度烧伤,全身70%的面积烧伤。

花儿一样的姑娘,现在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,奄奄一息。

要救命、要植皮、要复健……可以想象巨额的治疗费用;这部分费用,意外险只能是杯水车薪——医疗,而且是高额医疗险,才能切切实实地,帮助她度过难关。

新闻说,姑娘的同学、校友已经帮她筹集了近百万的善款,这真是个好消息。

我想,姑娘要是有一份高额医疗险,面对厄运,她的家人也许能多一分希望,少一分忐忑吧。

价格低、保障足

如果把时钟拨回五六年前,我也许不会写这篇文章。

那时候,即使医疗多么重要、多么关键、市场渴望多么强烈,在医疗险市场中,我们能依仗的产品也相当有限,或者说近乎于没有:要么额度太低,要么保费太高。

没有对应的产品,只能是纸上谈兵,没有任何意义。而没有对应产品,需求分析得越具体,也越是徒增烦恼。

但是现在,我们有底气提起医疗险,也有底气说,医疗险应该成为健康保障中的必备项目。

不论是百万医疗类产品,还是价格适中的中端医疗产品,在同一品类下,市场上都已经出现一定数量的优秀产品,供我们挑选。

越来越多的产品,保障范围不断拓宽,突破了社保报销范围的限制;也有越来越多的产品,有着几十万上百万的总报销额度。

当灾难来袭,这些实实在在的保障能让人由衷地感慨,不幸中的万幸啊。

而在这样的保障力度下,仅仅几百或者上千的价格,让普通家庭都能承受得起。

我知道你喜欢提性价比,也喜欢说杠杆。这样的医疗险产品,性价比不可谓不高,杠杆不可谓不高。

金融工作会议离你太远,人民日报也仅限于新闻,但其实灰犀牛和黑天鹅离你我一点都不远。

一份医疗险,把这两个恼人的动物关进动物园。

- 特别鸣谢 -

本期首席挑错官